2016/6/11

【立場論述】借刀殺人非君子,形象不該一船翻(更新「公民媒體正面化」連署運動)

下這標題的理由,不解釋,請用關鍵字找一下「洪素珠」或「洪素珠事件」。

印象中,九年前,維基媒體年會開幕前夕,公共電視PeoPo平台曾經與當時的活動單位合作關於公民媒體採訪教學的議程,而且也提過關於「新聞倫理」這件事。

雖然,台灣媒體亂象,大多源自商業媒體的渲染與政治因素,但這次的事件,因為辱罵者是「挟帶『公民記者』身分」,也讓主人開始憂心:「現在台灣的部落格媒體,都已經經營困難了,連去活動採編或廠商體驗活動都可能有問題,為何還有這樣的害群之馬?她是要打算毀掉台灣公民媒體或非商業媒體的言論自由嗎?」

言論自由、媒體自由,不是用來當作攻擊、譴責他人,甚至是挑起對立的工具,而且,更可惡的是,「挟帶『公民記者』身分辱罵他人」,這舉止不僅是嚴重違反新聞採編倫理,更是一種「極端不中立」的預設立場行為,因為,在正常的採編程序上,無論你是否作為商業媒體,或是跑哪一種專題,不管對象是誰,都不可以預設任何的立場,而假設一個媒體人有身兼其他身分時,若採訪的對象可能有立場失焦之嫌,在採編時必須捨棄其他的身分,而以媒體人的立場對待事情,尤其,當在活動場合掛上媒體證時,你就已經是一個「採編人」的身分,絕對不可以用其他身分去做任何涉及利益的行為(原理如同公務員的「利益迴避」,以及法官若審案遇到「案件牽涉自身親友時,該案不得自行接手」的情況)。

除了特大型活動在正常情況下,大多僅限電子媒體或持有營利事業登記證的各類媒體進行採編外,在大部分的時事場合、民間社團,或政府公聽會的活動,多半能看到自有公民媒體或學生媒體的影子,他們呢?不只訓練有素,更知道採編的倫理規範;反觀「洪素珠事件」,「挟帶『公民記者』身分辱罵他人」,除了嚴重違反新聞採編的中立原則(禁止預設立場),許多守規矩的公民媒體或非商業媒體,其專業形象更可能因為她的「借刀殺人」而受累,這對於台灣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已然嚴重損害。

真正的公民媒體,就算沒有高貴的攝影器材,但若遇到時事場合,在採訪時都會和商業媒體工作者一樣,恪守本分與秩序!
(2014年資料照片,由本站站主拍攝於台北美麗華「反黑箱服貿」宣傳活動)
主人不知道這種狀況是否是台灣首例,但濫用公民媒體權來借刀殺人的惡行,不管是否預設立場,已然不可原諒!因為她的作為,就是意圖「用一桿子辱罵,打翻整體形象」的惡行!若台灣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因此事件遭嚴重損害,那麼,洪素珠首當罪無可赦!

在此事件之後,非商業媒體或其他類公民媒體,若本身就有各自的議題專長,請一定要用中立的態度看待每一件經歷過的事情,並避免以預設的攻擊立場,來殘害台灣的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

更新:

2016/5/14

【事件漫談】無謂高尚,只談尊重!

是有人逼本尊(也就是筆者)如此,導火線是這件事情

下這種毒手其實是本尊最不樂意的事情,但對不起,因為太多太多的過往經驗在本尊身上發生(而且還有一次是藝人的經紀來踢館),本尊才會這麼如此。

之前連蕭青陽、歐漢聲、夏如芝等藝人的條目,已經屢屢發生本尊拍攝之藝人照片被他人不在編輯摘要中告知替換照片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替換者多半是用有版權的新聞業者或私人攝影師的照片來替代,完全不予以告知,以一個長年在拍攝新聞時事條目的部落格主而言,「不告知原攝影者就換有版權照片」,不只是「極度不尊重攝影者」,用有版權的新聞媒體業者或攝影師的照片,更是「侵犯第三者版權」之舉,這等行徑,和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的「不知會就幹圖」國稅局陳永基公司的「不知會就偷竊創意」,不是沒兩樣嗎?

在本尊所有拍攝的相關時事條目照片中,政治類的狀況幾乎很少(不管藍綠陣營的,他們就算政治立場可能與本尊不同,都起碼知道尊重),但演藝類最為嚴重,且不是第一次發生,之前歐漢聲條目照片的事件,和本尊對幹的當事人並沒現身,但本尊相信,如果你不是不尊重拍攝者,就是蓄意對本尊挑釁,不是嗎?

在你們以美觀為前提,不諭知拍攝者就把照片換掉的同時,你們這些人有沒有嘗試著在公開場合拍攝一些好的照片,甚至更認識創作共用版權的重要性呢?如果連前述兩點都沒辦到,你憑什麼不諭知拍攝者,就擅自用其他媒體業者或其他攝影師的照片來取代本尊所拍的照片?就算本尊拍攝器材不高貴,但本尊就是要講一句:「等你們學會了尊重,再來要求本尊撤掉那不良的警告習慣,可以嗎?」

不要把器材不怎麼樣的部落格主,當成中下階層的賤民,當你們連尊重都不會的時候,就算你再拿多高尚的器材,也是枉然!因為你的品德,和那些為了取景不惜犧牲自然生態的某些攝影師們,沒兩樣!

這是最後的忠告,爾後再有,本尊不但不會給面子,同時,引雁王上官鴻信的話:「我若真的怒了,你們承受不起!」

2016/5/11

【自創譜面】「我喜歡失敗的第一步」~狼煙路迢迢(金光御九界之墨邪錄搶先看預告曲)



大概一年多沒玩這個玩意了,也許是該將恩仇放一邊才對,這次是墨邪錄預告曲「狼煙路迢迢」。

選這曲的動機和這件事情有關:



不過,這句話第一次出現時比這還早,要看劇情討論,請點我

另外,還有一位網友有特別提醒,這曲最早並非在此場景出現,而是「佛劫24」的「玄狐攻地門」

這譜面比較難製作的原因是因為主旋律的大鼓陣重複頻繁,要抓次旋律來做譜面變奏就需要多聽幾次音軌才行。

至於先前有網友說李穆老師和愚人音樂、許常山、瀚式黃潮等團隊的風格迥異,的確是這樣沒錯喔,但他的作品可能會有幾首,要是沒有官方說明的話,第一直覺很容易會以為是愚人音樂出品(例:雲海過客兩首新曲、溫皇兩首新曲)。

下次樣本是什麼?不知道,一切隨緣。

2015/11/5

【活動產業】「開館展」知識淺談:台北世貿的歷代開館展

很意外要來談這件事情。

第一次聽這名詞,並不是在商業界看到的,而是站主現在最常接觸的藝術界,但是,這玩意其實比較適合商業界,特別是會議展覽產業,因為「開館展」通常能對於展館形象帶來重要指標。

接下來就來淺談「開館展」這件趣事吧。

「開館展」這個名詞通常比較會用在藝術界之上,意指該展館開幕的第一個舉辦的展覽。

通常做為該展館的開館展之必要條件為:展覽主、承辦單位為展館之地主或是政府機關、展館指導單位等。

至於台北世貿中心各展館的開館展分別是那些,又有什麼特色值得回味呢?接下來就為各位大致分析!

【臺北世界貿易中心各展館開館展一覽】

~世貿一館​~
  • 一樓展覽大廳:
    • 啟用時間:1986年(實際為1985年12月31日)
    • 開館展覽:資訊月(官辦)
  • 二樓展場(H區):
    • 啟用時間:2002年
    • 開館展覽:台北國際電腦展(貿協與電腦公會合辦,實為原展館新增展區)
資訊月從台北世貿中心開館至今,已是該展館歷史最悠久的展覽,它也是世貿所有展館當中最原始也是最資深的「開館展」。
(2009年資料照片,已於Wikimedia Commons開放自由版權使用
一館二樓展區與同樓層會議室的結合,可為該展區的活動帶來極大效益,此為配合「亞太遊戲高峰會」擴大舉辦,於2015年台北國際電玩展設置的商務展區。
~世貿二館~
  • 啟用時間:1999年11月26日
  • 開館展覽:資訊月(官方舉辦)
  • 展館拆除:2013年台北國際工具機展後,因地上權由南山人壽集團於2012年取得之故,原址進行拆遷,預定改建為「南山廣場」。
世貿二館最讓動漫迷印象深刻的,除了每年夏季在一館的漫博,當然還有台北國際書展期間,最能吸引年輕族群,且逢展前或展中必有人潮的動漫主題館,可惜隨展館拆遷,此景不復再。(2012年台北國際書展動漫主題館:COSPLAY大賽現場資格賽)
~世貿三館~
  • 啟用時間:2003年9月18日
  • 開館展覽:台北國際電腦展
2003年,因為SARS事件的影響,當年由外貿協會主導的「臺北國際專業展」系列活動多半告吹,當屆的台北國際電腦展在各國媒體與業界先進的建言下擇期舉辦,這一延期反而誤打誤撞地,成了世貿三館在當年啟用的「開館展」。(2008年資料照片,已於Wikimedia Commons開放自由版權使用

~南港一館~

(官方全名:台北南港展覽館1館,原「世貿南港館」,另「南港二館」尚在興建中)
  • 啟用時間:2008年3月13日
  • 開館展覽:台北國際自行車展(貿協與自行車公會主辦)
2008年,南港館隨台北國際自行車展的啟用正式開幕,是貿協世貿展館當中,有史以來第一個非以資通訊類展覽作為開館展的展館。(2008年資料照片,已於Wikimedia Commons開放自由版權使用
近年隨台北國際自行車展同步進行的國際自由車環台賽,在南港館開幕當年,特別將南港館納入大會比賽分站,造就了開館展登場後就有大型體育運動競賽在展館周邊道路舉辦的先例。(2008年資料照片,已於Wikimedia Commons開放自由版權使用
南港館自開館以來,一直是國際展覽的重要伸展台,更成為產業間的國際交流重要平台。(2012年台灣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文創精品獎主題館)

其實從這些案例,不難看出開館展的特徵,大多為指標性的官辦展、國際展,而比較特別的,則是南港館在2008年啟用的當時,因為當時的開館展「台北國際自行車展」與另一配合活動「國際自由車環台賽」的結合,意外造就了體育競賽在其展館周邊道路首度舉辦的案例,這可能也是其他「開館展」無所能及之處,而後來南港館也已成為2017年世大運的預訂競賽場館之一。

在南港館開始引進許多國際展覽後,既有的世貿一、三館,現多半成為眾多知名內銷展的兵家必爭之地,然而,2010年台北花博之後,展覽產業的競爭更顯激烈,部分展覽也選擇了花博園區作為主要展館,這一來一往,反而使得許多新興會展,也開始在現有的世貿展館默默耕耘。

不過,也有所謂可惜之處,那就是世貿二館(後轉由民間經營而易名的「展演二館」)因為經營權與地上權的轉換,以及交通因素的考量,意外成為了世貿商圈第一個消失的展館,這個曾經是眾多動漫迷回憶的展館,如今也已成為絕響。

隨著世貿二館走入歷史,原本世貿商圈可能「不會」再有的COSPLAY競賽活動,卻在2014年台北國際電玩展,因為主辦的台北市電腦公會首創「TGS COSPLAY 競賽」之故,意外地延續下去,反而成了一項驚奇,這或許是始料未及,但也可能是世貿商圈的另一個奇蹟,因為在商業氛圍濃厚的世貿展館,能有專屬於動漫文化的重要活動,實屬不易。

總觀各展覽的開館展與展館變遷,各展館雖然一直以來,都是作為產業推廣的重要伸展台,但隨著交通機能、展館性質的差異性,各展館近年來的展覽風向球,也都持續瞬息萬變中,雖然,二館已走入歷史,但不可抹滅的事實,卻是展館對於各類展覽活動帶來的名氣,無論是官辦的,或者民間自辦的,比比皆是。

2015/11/3

【即興隨筆】榮耀的背後,一種值得深思的哲學

其實並未想過要如此寫,但......

老實說好了,如果現在突然給你一個議題來寫,你可能一下會寫不出來,或許需要更多時間去蒐證,但是,這個部分,反而比較簡單。

本意想從「失敗哲學」來談,但那個議題延了太久,再者電影「笑傲江湖系列」已經太久沒碰了,忘了怎麼和原著小說與其他版本相提並論,只好作罷,不過,談這件事之前,先要提一下那次的巧遇。

去年的 DT,是還沒有去南港館的 DT,當時,因為看到了講師陣容,特別把行程做了調整,並在後來加入了聯訪,當中的問題是提到關於 2013 年 CFM 創辦人伊藤博之因為創造初音未來造就對社會、文化、教育等貢獻,而得到藍綬褒章的事情,會想出這樣的提問,其實台北數位藝術中心的許多藝術個展給予的啟示,也是原因之一;猶記前北藝大校長朱宗慶曾言之:「藝術應當是生活的一部份,」不過,DAC 黃文浩執行長卻補了一個重點:「藝術也應當是作為反思的一種生活哲學。」於是,當下作為提問者之一,當然也是希望從一位產業界的菁英,來看看「榮譽帶來的人生觀」。

這個提問後來被另一間網站提及了,但當時從伊藤社長的應對,不難看出:榮耀只是一種小小的點綴,其意義在於「任重道遠」,當被賦予了一種額外的榮譽時,就代表了另一種使命的開始,那並不是一種幸福的開端,而是另一個責任的開始,也許,過程當中,可能有一些問題要去創新與突破,但經驗的累計,卻比成果還要更加可貴。

然而,DT 後的一個月,台灣的文化界發生了這個事件,當下印證了當時 CFM 伊藤社長所言之「榮譽只是點綴,任重道遠為貴」的理論,甚至更印證霹靂布袋戲經典角色香獨秀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則口頭禪:「虛名,一切都是虛名,浮雲而已。」這也難怪一些平民常會有看不慣政治人物的習慣,然後就脫口說:「有什麼了不起,還不就是個平凡人!」

說真的,榮譽對於爭名奪利的重要性在哪?

也許,可以為了那種所謂心理自尊的「爭一口氣」而戰,但是,老實講,名與利(或說「功名成就」)帶來的,不完全是一種幸福,因為當獲得肯定之後,責任反而更加重大;如果羅喉說「和平帶來的只是腐化、淪喪,英雄的存在注定不在盛世,」那麼,精進就會是一種重要的經驗累計,畢竟,利進不了棺材,人帶進棺材的,將會是生前的種種,更何況:「當短暫的和平降臨的時候,昔日的英雄也不過是未來的罪人。」不正是如此嗎?

2014/12/18

【探訪紀實】自由巷x鄭南榕紀念館,一段小小的反思

記得前一陣子,主人玩了這樣的東西,順手乾脆突發此舉......


後來,某天,主人聽聞了一位獨派人士捎來的訊息,於是......


在按圖索驥之後,探訪一個未曾進入的國度。

(此時如果搭配「九龍變原聲帶二」的「奔」,或者是「九龍變原聲帶」的「消殞」任一曲,來讀這篇小品的話,或許,更有體會那種意境的氣息。)

進入了「鄭南榕紀念館」之後,眼前的所見,盡是為言論自由而奮鬥的許多史蹟,甚至是......


那幅殘景依舊,但卻在心中,莫名生成一股「反思」的力量,因為,曾幾何時,在戴嘉明個展之後,主人順手寫了一篇關於「爽」字的反思文,來看「爽」字帶出的問題,那時的省思,很意外地,和進入那情景所見之回想,竟是不謀而合。

離開時,心中一直回想:「雖然,人們有著很多元的自由,但是,在很多地方,可能因為身分的羈絆,而不一定能完全地享有真正的自由,因為,自由之前,仍不能忘記應有的本分。」這就很像當時在北藝大的跨界力論壇時,主人與威剛周守訓副董略談時,周副董對本主人的提問所做出的回應:「你可能會因為你本身的興趣愛好,而不小心失去了你本當恪守的本分,此點切記!」

於是,在臨別之前,留下了一個可能值得警惕的話語,給了這個從未探索的國度,作為這趟意外之旅的紀念,那就是:


或許,我們真的該省思,那得來不易的「自由」,其背後不可告人的重要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