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8

【探訪紀實】自由巷x鄭南榕紀念館,一段小小的反思

記得前一陣子,主人玩了這樣的東西,順手乾脆突發此舉......


後來,某天,主人聽聞了一位獨派人士捎來的訊息,於是......


在按圖索驥之後,探訪一個未曾進入的國度。

(此時如果搭配「九龍變原聲帶二」的「奔」,或者是「九龍變原聲帶」的「消殞」任一曲,來讀這篇小品的話,或許,更有體會那種意境的氣息。)

進入了「鄭南榕紀念館」之後,眼前的所見,盡是為言論自由而奮鬥的許多史蹟,甚至是......


那幅殘景依舊,但卻在心中,莫名生成一股「反思」的力量,因為,曾幾何時,在戴嘉明個展之後,主人順手寫了一篇關於「爽」字的反思文,來看「爽」字帶出的問題,那時的省思,很意外地,和進入那情景所見之回想,竟是不謀而合。

離開時,心中一直回想:「雖然,人們有著很多元的自由,但是,在很多地方,可能因為身分的羈絆,而不一定能完全地享有真正的自由,因為,自由之前,仍不能忘記應有的本分。」這就很像當時在北藝大的跨界力論壇時,主人與威剛周守訓副董略談時,周副董對本主人的提問所做出的回應:「你可能會因為你本身的興趣愛好,而不小心失去了你本當恪守的本分,此點切記!」

於是,在臨別之前,留下了一個可能值得警惕的話語,給了這個從未探索的國度,作為這趟意外之旅的紀念,那就是:


或許,我們真的該省思,那得來不易的「自由」,其背後不可告人的重要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