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11

【立場論述】借刀殺人非君子,形象不該一船翻(更新「公民媒體正面化」連署運動)

下這標題的理由,不解釋,請用關鍵字找一下「洪素珠」或「洪素珠事件」。

印象中,九年前,維基媒體年會開幕前夕,公共電視PeoPo平台曾經與當時的活動單位合作關於公民媒體採訪教學的議程,而且也提過關於「新聞倫理」這件事。

雖然,台灣媒體亂象,大多源自商業媒體的渲染與政治因素,但這次的事件,因為辱罵者是「挟帶『公民記者』身分」,也讓主人開始憂心:「現在台灣的部落格媒體,都已經經營困難了,連去活動採編或廠商體驗活動都可能有問題,為何還有這樣的害群之馬?她是要打算毀掉台灣公民媒體或非商業媒體的言論自由嗎?」

言論自由、媒體自由,不是用來當作攻擊、譴責他人,甚至是挑起對立的工具,而且,更可惡的是,「挟帶『公民記者』身分辱罵他人」,這舉止不僅是嚴重違反新聞採編倫理,更是一種「極端不中立」的預設立場行為,因為,在正常的採編程序上,無論你是否作為商業媒體,或是跑哪一種專題,不管對象是誰,都不可以預設任何的立場,而假設一個媒體人有身兼其他身分時,若採訪的對象可能有立場失焦之嫌,在採編時必須捨棄其他的身分,而以媒體人的立場對待事情,尤其,當在活動場合掛上媒體證時,你就已經是一個「採編人」的身分,絕對不可以用其他身分去做任何涉及利益的行為(原理如同公務員的「利益迴避」,以及法官若審案遇到「案件牽涉自身親友時,該案不得自行接手」的情況)。

除了特大型活動在正常情況下,大多僅限電子媒體或持有營利事業登記證的各類媒體進行採編外,在大部分的時事場合、民間社團,或政府公聽會的活動,多半能看到自有公民媒體或學生媒體的影子,他們呢?不只訓練有素,更知道採編的倫理規範;反觀「洪素珠事件」,「挟帶『公民記者』身分辱罵他人」,除了嚴重違反新聞採編的中立原則(禁止預設立場),許多守規矩的公民媒體或非商業媒體,其專業形象更可能因為她的「借刀殺人」而受累,這對於台灣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已然嚴重損害。

真正的公民媒體,就算沒有高貴的攝影器材,但若遇到時事場合,在採訪時都會和商業媒體工作者一樣,恪守本分與秩序!
(2014年資料照片,由本站站主拍攝於台北美麗華「反黑箱服貿」宣傳活動)
主人不知道這種狀況是否是台灣首例,但濫用公民媒體權來借刀殺人的惡行,不管是否預設立場,已然不可原諒!因為她的作為,就是意圖「用一桿子辱罵,打翻整體形象」的惡行!若台灣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因此事件遭嚴重損害,那麼,洪素珠首當罪無可赦!

在此事件之後,非商業媒體或其他類公民媒體,若本身就有各自的議題專長,請一定要用中立的態度看待每一件經歷過的事情,並避免以預設的攻擊立場,來殘害台灣的非商業媒體採編自由。

更新:

2016/5/14

【事件漫談】無謂高尚,只談尊重!

是有人逼本尊(也就是筆者)如此,導火線是這件事情

下這種毒手其實是本尊最不樂意的事情,但對不起,因為太多太多的過往經驗在本尊身上發生(而且還有一次是藝人的經紀來踢館),本尊才會這麼如此。

之前連蕭青陽、歐漢聲、夏如芝等藝人的條目,已經屢屢發生本尊拍攝之藝人照片被他人不在編輯摘要中告知替換照片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替換者多半是用有版權的新聞業者或私人攝影師的照片來替代,完全不予以告知,以一個長年在拍攝新聞時事條目的部落格主而言,「不告知原攝影者就換有版權照片」,不只是「極度不尊重攝影者」,用有版權的新聞媒體業者或攝影師的照片,更是「侵犯第三者版權」之舉,這等行徑,和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的「不知會就幹圖」國稅局陳永基公司的「不知會就偷竊創意」,不是沒兩樣嗎?

在本尊所有拍攝的相關時事條目照片中,政治類的狀況幾乎很少(不管藍綠陣營的,他們就算政治立場可能與本尊不同,都起碼知道尊重),但演藝類最為嚴重,且不是第一次發生,之前歐漢聲條目照片的事件,和本尊對幹的當事人並沒現身,但本尊相信,如果你不是不尊重拍攝者,就是蓄意對本尊挑釁,不是嗎?

在你們以美觀為前提,不諭知拍攝者就把照片換掉的同時,你們這些人有沒有嘗試著在公開場合拍攝一些好的照片,甚至更認識創作共用版權的重要性呢?如果連前述兩點都沒辦到,你憑什麼不諭知拍攝者,就擅自用其他媒體業者或其他攝影師的照片來取代本尊所拍的照片?就算本尊拍攝器材不高貴,但本尊就是要講一句:「等你們學會了尊重,再來要求本尊撤掉那不良的警告習慣,可以嗎?」

不要把器材不怎麼樣的部落格主,當成中下階層的賤民,當你們連尊重都不會的時候,就算你再拿多高尚的器材,也是枉然!因為你的品德,和那些為了取景不惜犧牲自然生態的某些攝影師們,沒兩樣!

這是最後的忠告,爾後再有,本尊不但不會給面子,同時,引雁王上官鴻信的話:「我若真的怒了,你們承受不起!」

2016/5/11

【自創譜面】「我喜歡失敗的第一步」~狼煙路迢迢(金光御九界之墨邪錄搶先看預告曲)



大概一年多沒玩這個玩意了,也許是該將恩仇放一邊才對,這次是墨邪錄預告曲「狼煙路迢迢」。

選這曲的動機和這件事情有關:



不過,這句話第一次出現時比這還早,要看劇情討論,請點我

另外,還有一位網友有特別提醒,這曲最早並非在此場景出現,而是「佛劫24」的「玄狐攻地門」

這譜面比較難製作的原因是因為主旋律的大鼓陣重複頻繁,要抓次旋律來做譜面變奏就需要多聽幾次音軌才行。

至於先前有網友說李穆老師和愚人音樂、許常山、瀚式黃潮等團隊的風格迥異,的確是這樣沒錯喔,但他的作品可能會有幾首,要是沒有官方說明的話,第一直覺很容易會以為是愚人音樂出品(例:雲海過客兩首新曲、溫皇兩首新曲)。

下次樣本是什麼?不知道,一切隨緣。